首页 / 江山绿牡丹

广州大益茶企业店是官方的吗?(广州大益茶企业店)

文/ 金错刀频道

广东芳村,一个总共只有9条街道的地方。

就是这个不起眼的名字,却成为了亚洲最大的茶叶交易市场集中地,占据着全国普洱茶交易量的80%。

这里每天的茶叶交易额上亿元,其中最疯狂的交易就是——大益茶

在今年,大益茶发布了新产品“2021仓颉号”,在产品只是一张图片时,就敢定价7万一提,也就是21800元/片,成为了史上发售价最高的普洱茶!

在交货期最后一天,价格已飙到18万,为了几片茶叶,芳村彻底失控了。

人们为了抢茶直接大打出手,不但惊动了120,还惊动了110。

比定价更离谱的是,在仓颉号真正到货前,可以提茶的“茶票”已经被炒到十几万。

甚至一个仓颉号竹壳+一张小票+一个纸盒,就可以卖4.5万。

大益茶的疯狂,诞生了比朝阳大妈更狠的角色:仓颉大妈。

几天前,大益茶的创始人吴远之去世,人们对他又爱又恨——因为大益茶让无数人一夜暴富,但也让无数人抵押房产,赔得倾家荡产。

大益茶,为什么比茅台更疯狂?

最胆大的老板: 生产中国比特币,塑造贵族人设

大益茶敢卖高价的最核心的理由,来源于它茶中茅台的高贵人设。

他跟其他茶叶品牌最大的区别是,创始人吴远之的经历跟茶半毛钱关系没有,而是一个彻底的金融精英。

在1997年,吴远之就已经获得了加拿大渥太华大学MBA硕士学位,毕业后在国外从事金融行业,积累了大量人脉和操盘经验。

在这之后,吴远之也一直跟金融打交道,公司都是海南证券交易中心、香港海信投资这样的金融公司。

2003年,吴远之成为上市公司博闻科技的董事。

吴远之到底是怎么跟茶叶联系到一起的?

2004年勐海茶厂改制,作为资本运营的老炮儿,吴远之所在的博闻科技挤掉了竞争对手红塔山集团,以1亿元的价格,买下勐海茶厂,实行民营改造。

茶和金融,一个是最古老的产品,一个是最变化莫测的行业,在吴远之的操盘下, 发生了神奇的化学反应。

吴远之开始发挥在金融行业摸爬滚打而来的经验,重点打造大益茶,并提出要做奢侈品茶。

在一场云南特产推荐会上,他一语定调:

“一个国家好不好,要看它的奢侈品多不多。而茶,自古就是一种奢侈品。如今,我们要把大益普洱茶打造成为中国的奢侈品。”

但打造中国奢侈品人设,没故事不行。

2005年,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儿——马帮进京。一支打着“云南普洱茶瑞贡京城”的旗号的马队,从云南出发,历经5个多月的时间进入北京地界。

当时张国立就购买了十驮普洱茶,后来其中的“七子饼”,从2万元一直叫价到160万元的高价。

吴远之如法炮制“马帮进京”,发起了“滇茶大益天下·马帮西藏行”活动。

还经常搞一些非常轰动的仪式,比如百年贡茶、回归普洱,彩旗飘飘、锣鼓喧天、警车开道、直升机护送……

2008年,正赶上北京奥运会,吴远之不顾其他高管反对,斥资5000万元在央视的黄金时间投放品牌广告,拿下了《焦点访谈》的黄金位置。

后来,大益茶还搞定了《东方时空》、《新闻直播间》、《共同关注》等央视王牌节目。

大益茶,再也不是曾经云南小厂的茶叶,“茶中茅台”的名声不胫而走。

塑造起贡品的人设之后,大益茶几乎年年涨价,而且越来越离谱。

一款88青饼,大益茶的经典之作,在90年代的时候,还只值10元一饼,如今已经炒到12万。

最近三年,一提的价格更是从900万涨到1500万,不敢想象。

刀哥算了一下,这款茶1g就价值500.2元,今天黄金的价格,1g在481元左右。

真是喝一口茶相当于喝了一口黄金。

2019年,大益茶发布“沧海”系列,在网上旗舰店限量发布,仅在发布的第一分钟,5000提“沧海”就被抢购一空,6199元的发售价被一路哄抬到4万。

连一个装沧海茶的箱子,都能卖到6000元。

今年年初,大益茶推出一款名叫7542茶饼,还未发布,期货价就已经炒至8万一件,而实际配货价仅1.5万元。

定价之离谱,涨幅之恐怖,已经完全超出了人类对日常饮品的想象力。

在大益茶面前,我愿称小罐茶为贫民窟良心之茶。

最神秘的代号: 1天暴涨200万,茶叶竟比毒品还暴利?

如果你把大益茶只想成奢侈品,那未免太低估他了。

在仔细研究一番后,刀哥发现,大益茶真正厉害之处在于:现在那些新能源汽车、手机品牌的互联网打法,全琢磨明白了。

从奢侈品到收藏品,大益茶做了三件事:

1、高逼格命名法

大益茶的每款明星茶饼,都有自己的AKA代号。

茉莉花茶届的行业老大张一元,给自己的产品一般命名是:茉莉毛尖,茉莉金茗眉、茉莉玉芽、茉莉龙珠...

要么以品种命名,要么以形态命名。

但大益茶每款茶都有了一个美丽,但又与茶叶不沾边的名字,比如凰后、沧海、山韵、黄金岁月...

在炒茶时,还有一套神秘黑话:比如,4年涨价56倍的轩辕号被称为“皇帝”;从2万涨到35.3万的珍藏孔雀被称作“神鸟”;

从7万溢价到65万的千羽孔雀,代号“千羽”;9万的沧海,因为封面是一只叼着茶叶的鹤,被称作“仙鹤”。

还跟每年邮局发行生肖票一样,给茶饼命名“牛饼”、“老鼠饼”、“龙饼”。

就拿去年推出的鼠饼来说,一天之内价格暴涨到11万元。

还生产过一个重达120斤,相当于一个成年人体重的离谱大金瓜。

大益茶的命名之高调,让其他品牌望尘莫及。

2、发布会造势法

圈内人称,大益茶的发布会堪比普洱茶界的春晚,每年都会让茶市沸腾。

大益茶和汽车一样,讲品牌,讲产地,讲型号。

2017年发布轩辕号,大益茶在西安举办了盛大的发布会,600人必须严格凭票进入,茶叶品质之高,连压饼蒸汽都是选用一源井井水。

2020年,轩辕号已经炒到了88万,现在已经突破了百万。

从轩辕号后,大益就在炒作包装的道路上策马狂奔,每款新茶的发布会都盛大无比。

2018年8月18日,大益茶把发布会从国内搬到了国外,在日本东京发布新产品——千羽孔雀。

在大益只透露外包装图片的时候,市场的行情价就已经从4.8万涨到7.5万一件。

只不过,跟手机厂商和汽车品牌不同的是,大益茶只发新品,但不公布具体配置:具体配方以及制作工艺都不透明。

但在大益茶的飙涨下,这一切不合理都变得合理了。

3、K线图炒茶法

炒大益茶,在广州市芳村形成了一套完整的体系。

大益茶被比喻为证券交易所,发行普洱茶股票,每款茶就是一只股票。

每个产品都有记录价格的K线图,甚至出现了专门跟踪大益茶走势的平台。

如果你觉得这个茶太贵,根本喝不起,那你就太年轻了。

炒大益茶,所有货品追求“原封”不动——以件为单位,纸箱不能开、封条不能拆,包装品相好。

如果没有保持出厂的样子,价格就会暴跌好几个档次。

在这种限制下,为了鉴定真假,圈里又推出了“开天窗”的概念,在成件装的纸箱上开两个方口,方便识货。

现在,大益几乎已经成了国内普洱茶投资交易唯一的品牌。

最疯狂的生意: 宁愿卖房也要炒茶,真值得吗?

当茶叶被赋予金融属性后,炒茶人的本质就是赌徒。

尤其是,炒茶完全是没有任何规则的炒作。

一款普洱茶新品还未发布,交易市场往往已经下注,有人抬高市价“做多”,有人压低“做空”。

到这时候,茶叶的品质、口感、颜色等一切评判标准已经彻底失灵了。

比如,看好这款茶走势的人“做多”,大量买茶票,等到茶的价格上涨时再卖出。

2020年的鼠饼,有人不看好生肖系列,3万元一件卖出,当时市价仅2万元一件,卖一百件,就能赚百万。

但后来,鼠饼的配货量比大众预期少了近一半,直接烈火浇上一把热油,一件涨到20万,同样是鼠饼——卖100件,亏了将近2000万。

今年,大益茶发布了新产品“2021仓颉号”,没有正式公布配货数量,价格最高时飙升到19万元/提。

但等到发布那天,大益茶再次玩起了饥饿营销,仓颉号总量只有2万片。

流入芳村市场的现货却只有200提,远远填不满市场空缺。

这时候,那些曾经按照10万元/提的价格卖出仓颉号“茶单”的人们,由于抢不到茶,就要按行业规矩就要以9万元的差价赔给买家。

当晚芳村人仰马翻。

有人在朋友圈宣布将关机、跑路,有人发出截图,“准备喝农药”,有人表示上家跑路,尽力对单,但过手100件空单,已经亏损百万。

这才发生了文章开始的一幕,有人防止做空的档口老板跑路,连夜堵了商铺,为了拿到茶叶大打出手。

结 语:

买卖大益茶的期货,巨亏、巨赚都是常态。

2021年7月8日,全国茶叶商协会、广州、东莞的茶协会已经联合发布天价茶抵制书,让商会会员远离“金融茶”,与大益茶划清界限。

把茶叶当成期货在炒,价格越炒越高,崩盘也就越快。

“稀缺+高端”,让疯狂的大益茶在很多茶叶市场上,甚至都不用卸货,货在车上就可以进行数次转手。

不论喝不喝茶,一夜暴富的美梦,都会吸引着接盘者,宁愿抵押房产、倾家荡产,也要进入这个圈子。

但他们都忘了一个最简单的道理,茶是用来喝的。

图片来源于网络,侵权请联系删除

本篇作者 | 张一弛

相关文章
留言
访客